[转载]我45岁了,那又怎样 - 管理猿 2017 年 12 月 29 日 |访问: 210 次

前段时间,“中年油腻”成了网络热词,用来形容一部分世故圆滑、不修边幅、庸俗猥琐、没有真才实学却又喜欢卖弄吹嘘的中年人。

它戳痛的是中年人的深层焦虑。甚至一大波走向社会的90后也深感自己提前步入了中年危机。

与“油腻”一词相对照是“青春”,我们都爱它。

从图书畅销榜炙手可热的青春文学,到票房排行榜异军突起的青春题材电影,赚足了码洋与泪水。

甚至走在街上遇见身穿校服的学生,你都不免赞美一句“年轻真好”!

你可曾仔细想过,为什么我们那么怀念青春?

我想,不仅仅因为时间,胶原蛋白或机会。

更重要的是那时的我们有情有义,爱一个人,就要用天荒地老来爱;认一个人做兄弟,就要做一辈子披肝沥胆的兄弟;要玩就玩得痛快淋漓,纵使天降暴雨;要努力,就同时意味着鼓足了奋起直追的勇气!

我们缅怀的是那时的自己,毫不保留,无所畏惧!

2

不久前,我和一位90后朋友喝咖啡,她向我倾诉不知道该选择什么样的人做男朋友。

她粗略描述了这几位追求者,其中不乏富二代、名校博士和健身教练。

我说,选你喜欢的呀,就像你在比较一样,你又怎么知道他们没在“广撒网”。她迷茫地看着我说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爱情变成了一种博弈。你所要做的只是从一份份投标策划案里评选出最优方案。

有时为规避风险,你也会将B方案或C方案备起来。

有时最优解是0,你也会选择单身。

当然,你也同时是投标方。因此,当我们谈论爱情时,我们谈论的其实是条件。此时的你难免恍惚“爱情真的存在吗?”

我想到中学时的同学安琪拉,那时我们都知道她喜欢一位学长。

因为她迷妹到课间学长从窗外走过,她都会激动地拉起同桌:“看,我男神,连上个厕所都这么帅!”我记得她的眼睛,笑起来像星星一样。

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圣诞夜,她去学长班上把学长叫出来,冒着被开除的风险,给他放了一千多块钱的烟花。

事先她已经在黑板上写下学长的电话号码,请每位同学在看到烟花时给学长发内容相同的短信:“某某,安琪拉喜欢你!”

那晚,全校的人都看到了一场无比艳丽的花火,和一个无比伤心的姑娘。她回到班级,趴在书桌上一直哭到放学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学长的回答是:“我不处对象”……

我已经忘了她后来有没有被处分,只记得她的“烟花债”着实还了好一阵子。

许多年后也许我们会吐槽年轻时的付出并不值得,年轻时爱过的人也并没有多么优秀。但那就是爱情该有的样子啊。

不畏缩,不伪装,不问前程,不遗余力。

喜欢你就会聊天置顶你的消息,就想把你介绍给我的全世界,听不到你的晚安,就矫情到彻夜失眠。

因为爱情就只是爱情,爱情就只是“去爱”。

不是本能情欲,不是因为寂寞才谈恋爱;不是橱窗里的奢侈品牌,不需要先脱贫再谈恋爱;不是爱情以外的东西,不是一场公司合并。

后来我问安琪拉,再让你选择,你会选你爱的,还是爱你的人在一起?

她说:

和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,自己的确会轻松些。但女人最终还是会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吧,因为不只是爱对方,爱的也是那个敢爱敢恨的自己。

3

我想起小V。曾经同甘共苦的兄弟,却渐渐淡出彼此的生命里。

但最初,我特别想揍他。那是大一刚开学不久,小V就像《大话西游》里的唐僧一样,又迂腐,又碎嘴,在我的世界里晃来晃去。

有一天,我再次感到被冒犯,就跟小V约定一个时间地点,我提醒他多找点人,免得被揍。

那一天,他只带了两个人,我带了十几个朋友把他围在中间。但是他找的两个人我都认识,架没打起来。

幸好没打起来。不然就少了大学四年里一起写诗、一起啃大部头著作、一起喊楼、一起骑车去大雁塔的青葱岁月。

本科毕业一年多,我辞去工作,一个人闭关考研。

寂寞到自己和自己说话。

小V的情况也差不多,在那个建筑工地上,他一个人就是一个财务科。在我位于城中村的月租三百的陋室里,我们彻夜长谈,谁都舍不得睡。

想起什么说什么,可能只是太久没和“人”说过话。

是他告诉我,你一定要坚信自己能考上,要自己相信和支持自己。

就是靠着这股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,我一个学渣,一个不仅不爱学习、做任何事都常常半途而废的人,竟然把考研这一年完完整整地坚持下来。

考研结束那天,他赶过来请我吃饭,他和服务员说:“我朋友刚考完研,他一定能考上北大。”我听了很感动。

读研以后,我们谈起近况,不知不觉,聊到梦想。

我说我拿到一个高薪的offer,但是我不想去,那不是我擅长的领域,如果不能用自己的所长为世界提供一些新的东西,那工作还有什么意义?

他用吃惊地语气说:“你能不能靠谱点,你现在还想着改变世界?”

我沉默半晌。他改口说:“挺好的。”

也许他已经听腻了我不切实际的想法,我也厌倦了他公司的派系斗争。我们之间的共同话题越来越少。也不再给对方的朋友圈评论、点赞。

有一次,他到北京出差。我们坐在未名湖边的长椅上看翻尾石鱼上晒太阳的乌龟。

他说家里安排了相亲,姑娘不错。他辞职了,准备考个公务员,就此安定下来。另外家里的房子也要拆了,他调侃说自己快成拆二代了。

我突然意识到我们真的不再年轻,当初轻狂的少年已经与世界达成了和解。

只有我还像低能的阿甘一样,一根筋地向前奔跑,妄图跑赢时间,妄图跑赢命运,妄图跑赢社会的修罗场。

也许什么也无法跑赢,但我就是不愿我最好的哥们丢掉输的勇气。

愿你输给世故,愿你输给现实,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

4

前不久,一位在百度工作的同学说,他们部门一位年薪五十万的大姐辞职了,考回了老家做公务员。

从数据上看,2016年度国考共有139.46万人通过了用人单位的资格审查,这项数据2017年度增长到148.63万人,2018年度增长到165.97万人。

这还只是国考,还不算各个省的省考。

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考公务员?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人想考公务员?

我想,不乏有人为了理想,我有一位同学国考考入了中直工委,她说未来想到基层去实践锻炼,“我需要学会与农民打交道,了解更全面的中国”;不乏有人为了落户,尤其在北上广,户口是应届毕业生们必须考虑的问题;而更多的人是为了令人羡慕的稳定。

我也曾禁不住家人劝说考上了某省会城市市委组织部的定向选调生。

家人说,我们不想你在大城市打拼得太辛苦,起码在这个城市我们可以帮你买房,在北京,那个二手房也要每平七八万的地方,哪里是我们小户人家能承受得起的。

是啊,我几乎就被说动了。

有周转房、有安家费、有级别,有传说中的晋升渠道,虽然工资差强人意,虽然几乎没有任何福利,但在婚恋市场比较吃香,父母说出去也有面子。

还有什么不满足呢?

但,我想做的只是一名作家啊,那不是我的爱好,而是我的事业。

我曾经拼了命地努力才考上名校中文系的研究生,为的是靠梦想更近一点,而不是将梦想推得更远。

我才二十多岁,我的一生应该是奋斗的一生,我的未来应该有无限的可能,我着急要什么安逸和稳定?

曾经有一位同学在微博上问我,如何看待“大城市容不下肉身,小城市放不下灵魂”?

我有很多朋友毕业以后选择了回到家乡,而在那些经济不那么发达的地方,体面的工作,也只有公务员了。

我确实能够理解逃离北上广的心理。因为我也有生活在大都市的焦虑。

你知道北京的三环什么时候最美吗?是晚高峰最堵的时候。

拥挤的车灯将三环点缀成辉煌的流金,是车内人的焦虑共同织就了大都市的繁华。

但,我不能理解的是一个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因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就考公务员。我不能不将没有志气地追求稳定和轻松划归为“油腻”。

我希望你考公务员是出于热爱而不是跟风。

这样在你发现它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时,并没有传说中的晋升机会时,在遭遇挫折时,在面临诱惑时,你依然能够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。

5

愿你有力气,有血性,有满脑子的痴心妄想,有满肚子的传奇故事。

永不放弃,绝不妥协,仍是那个少年:

即便“那年复一年的放纵未来离我们消失远去”,也“始终对绿光抱有信念”;“全城的人都翘头了”,“他一个人要去堵拿破仑”。

你也许会说有的“中年油腻”实非迫不得已,能够率性而活的终究是少数人。

那么多比你我都优秀的人,过着平凡的一生。

这个城市房价畸高,这个职场竞争激烈,这个社会人情淡薄,你我都自顾不暇。

也许爱情只是作家们想象出来的荒诞故事,没有人会在原地等你,你终将在不能再拖的年纪嫁给一个合适的人;

你必须拼尽全力才能过好自己的生活,曾经再要好的朋友,失去了交集也只能渐行渐远;

也许梦想只是一个漂亮的氢气球,总有一天你会放手,梦想会破碎,你会走向地铁换乘站浩瀚的人海。

那就在你弹尽援绝的时候再成为你年轻时所讨厌的那一类人吧!

否则就像艾佛列德在一首诗中所说的:

去爱吧,就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;

唱歌吧,就像没有人聆听一样;

跳舞吧,就像没有人注视一样;

工作吧,就像不需要金钱一样;

生活吧,就像今天就是世界末日一样。
作者-丁鹏

标签:none

添加新评论